春节临近,说又是到了春联粉墨登场时,可真是再贴切不过的了。看,那一墙墙用金粉书写的,一幅幅用墨汁挥洒而就的,还有一排排花枝招展的用彩色胶版印制的精美对联,琳琅满目,多姿多彩,不管在城镇,在乡村,春联市场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在这些令人目眩、眼花缭乱的春联集锦里,人潮涌动,热闹非凡。选什么对联好呢?这可是见仁见智难有统一答案的难题。不同的年龄,不同的个性,不同的心态,不同的祈盼,自然有不同的抉择。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,心灵效应在这时候最能解决问题。家里有老寿星吗?选一副“天增岁月人增寿;春满乾坤福满门”如何?明年家里有小孩高考、中考。选一副“窗前瑞发花似锦,门外春来鸟奉歌”怎样?这幅对联好像与考试没有一点关联,其实它隐忍着呢,一点也不张扬,你细细品味出它的含义来。你说你去年不太顺,今年……好,就选这一副“一顺百顺凡事顺;千福万福全家福”来把那些晦气、霉气冲一冲!做生意的,自然要选那些生意发了,财运旺啦的生意联。祈求健康、平安的对联多着呢,慢慢地挑吧。总之,挑对联应选那些与自己的美好愿望相符的,内容健康的,格调清新的,最好不落俗套的,格式妥帖的,对仗工整的。

一副有创意,有新意符合自己心意且书写得体的对联,不仅你的精神境界得到升华,连那些走过你家门前的路人也会驻足关注,给你行注目礼呢。去年我走过一条小巷,见一家门口贴有这么一副对联:上联是“播种理想耕耘希望”,下联是“崇尚美德收获幸福”很有新意。我盼望再三,久久不愿离去,至今我仍然没有忘记。但是在林林总总的众多对联中,人们也不难发现,有些对联其实不成为对联,有这么一副:“一帆风顺年年好,一元复始好运到”意思是不错,可是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对联:一、左右联中各有一个“一”、一个“好”,这不符合左右联中不能有相同的字出现这一局定俗成。二、从词性来看,几乎是对不上号的,“风顺”与“复始”风马牛不相及,“年年好”也对不上“好运来”,“年年”是重叠词,“好运却不是”。三、上下联末尾的那个是仄声,没有平仄之分。对联要讲平仄,尤其是尾音更甚,要求也更严格。

好对联,不仅讲平仄,也要讲对仗,如民间流行的顺口溜“天对地,雨对风,婆婆对公公” 要求词性相对:数字对数字,名词对名词,动词对动词,形容词对形容词,介词对介词。当然,这也不是僵化的死教条,只要内容好,形式上能变通的可以通融下,基本上不太离谱就成。不要因辞(形式)害义,不要述于拘泥形式,但也不能全然不顾规范。内容与形式总是相辅相成的。

选好了对联,如何贴对联呢?这又是一个难题。这难题还难道了一些专家学者呢,至今还不能拿出一个统一的标准来。归纳起来,派别有四:

一、尊古派,沿袭古人的贴法。古时候的对联,横批是从右往左写,如“迎春接福”写成“福接春迎”,它的头一个字正好引领着上联,所谓上联,也就是那联的末尾最后一个字是仄声的。古人以“平平仄仄平平仄”为上联,最后一个字的仄声。“仄仄平平仄仄平”为下联,它的末一个字是平声,如对联“好运长临春常在,宏福常驻家长安”,“在”是仄声,这一联属上联,上联就贴在进门的右手边。下联“宏福常驻家长安”自然就贴在进门的左手一边。这就是古人贴春联的传统规范,它是不能随便颠倒的,这是规矩。

二、现代派,自从文字改革以后,一改以前书写从右往左的习惯,执行由左往右写的新规。因袭现在很多对联的横批也顺应时代的潮流由左往右写,那么“迎春接福”的“迎”字在左边,它应对的是上联,“好运常临春常在”这个上联就顺理成章地贴在左边了,正好与古人贴法相左。他们的理由是:既然横批由左往右读,对联也应该由左往右读,这种贴法很受一些人反对,说贴反了,但又说不出贴反了的理由。这就成了一道“公案”,究竟何为反,何为正,既说不清也道不明。

三、两可派。他们的主张是:上下联按古人的贴法来贴,横批可以随意,可由左往右写,也可由右往左写,请君自便。如果这样,横批由右往左写的跟“尊古派”一致,而由左往右写的横批就跟“现代派”针锋相对了。

四、头领派。所谓头领的头,就是横批的头一个字,头在哪边,上联就贴在哪边,如果横批这个头是由右往左写,上下联就按古人的贴法来贴,如果横批是由左往右写,上下联就按现代派的贴法来帖,一切唯头是瞻,由头统领,不能随意而为,这与两可派有所不同,它不允许横批的头在左边而上联在右边的主张。

以上种种就造成了许多乱象,让人们无所适从。如果让这种乱象任其自流,任其泛滥、任其蔓延,自行其是,势必对春联这个年味十足的年货变味、失去它原有的光彩。为此,笔者在此呼吁:希望专家学者们都来关注这一问题,多方论证,多方探讨,也希望黎民百姓也来各抒己见,建言献策。以求一个大多数人都能接受、认可的方案来。

写对联、选对联、贴对联,这也是一种学习的过程。能否让这千百年来这一举世无双的、罕有伦比的、最伟大最神奇的艺术传统传承好,并发扬光大,这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应尽的义务。

覃威老师供稿
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2年01月17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