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汀”在《现代汉语通用字表》中收有。它不是常用字,也不是次常用字。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不是很高,但也并不生僻。“汀”字的历史相当悠久,在《说文解字》中就有了,本义指水平,引申指水边的平地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收有“汀线”一词,意思是指“海岸被海水侵蚀而成的线状的痕迹”。另外常用作水名、地名或翻译用字。

值得讨论的是“汀”字的读音。

在某次聆听养生保健的讲座中,听到一位据介绍是某名牌医学院毕业,从医几十年的医生,讲解心脑血管疾病的防治时,说道:现在常用的防治心脑血管的药物是“他汀”类药物。“他汀”类药物种类很多,如“洛伐他汀、辛伐他汀、普伐他汀、美伐他汀”等,还有人工他汀“阿托伐他汀、西立伐他汀”等。主讲者的知识面很广,讲解也有说服力。可在反复多次出现的“他汀”一词中把“汀”读作“dīng”。这让人有点疑惑。查查通行的汉语工具书,如《新华字典》《现代汉语词典》《辞源(修订本)》等,“汀”字都标作“tīng”。这个字在《广韵》中是“他丁切”为“透”母、“青”韵字。“透”母,在现代汉语中是送气的“t”,不是“d”。 “汀”字的正确读音应该读作“tīng”,不应该读成“dīng”。《现代汉语详解字典》在“汀”字下的小手指提示中还特别指出“不读dīng”。

“汀”在现代多作水名和地名用字。毛泽东同志在1929年写的《清平乐·蒋桂战争》的下阕写道:“红旗跃过汀江,直下龙岩上杭。收拾金瓯一片,分田分地真忙。”这里“汀江”就是指福建省的一条较大的江,流经广东,入南海。毛泽东同志还在1930年填了一首《蝶恋花》的词,题目就是《从汀州向长沙》。这里的“汀州”就是地名,在福建省西南部,靠近汀江,现在称长汀。“汀州”是过去曾经用过的地名,原称“汀州府”。

在湖北还有条汀泗江,在湖北咸宁县西南汀泗江畔有个镇名汀泗桥。1926年的北伐战争中,北伐军与军阀吴佩孚的军队有过一场激烈的奋战,北伐革命军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。这场战争是北伐中关键性的战役。此后汀泗桥也就为全国人民所知晓。

上述水名、地名用字的“汀”都读tīng

另外,“汀”现在也常作译音用字。如建筑用的水泥,俗称“洋灰”,是个外来词。过去曾音译为“水门汀”(也译作“士敏土”)。这个词,西文中写作“cement”。 “他汀”类药物的“他汀”也是译音用字。是英文名称后缀“-statins”的音译。这些译音用字也都应该读作“tīng”才更接近外文的读音。所以“他汀”的“汀”,从读音规范的角度说,也应该读“tīng”,不应读“dīng”。

“汀”字误读为“dīng”,与“汀”的声符“丁”有关。汉字大多数是形声字声符是表音的部分,但是由于历史或音变等多种原因,就现在的读音,表音往往会有出入,仅依声符去读,有些字是不准确的。就以“丁”作声符的字来说,在《现代汉语通用字表》中就有多个。这些字中,既有读ding的,也有读ting 的。在常用字中除了“丁”字,读ding音的有读阴平的“盯、叮、钉”,读上声的“顶”,读去声的“订”,“ 钉”作动词用时也读去声。常用字以外的通用字读ding的有“仃、玎、疔、酊(都读阴平)”。读ting的有“汀(阴平)“亭(从高省,丁声。读阳平)”。还有简化字“厅”,也是以声符“丁”后造的形声字。由于以“丁”作声符的字大多读ding,特别是常用字中,以“丁”作声符的字没有读ting 的的,所以会造成误读率较高。我们也曾听到把“汀泗桥”读作“dīng泗桥”的。

这也提醒我们在汉字的读音中,仅凭声符读“半边字”很容易读错。特别对那些不太熟悉的字,应多查工具书,以免读错。




文木 供稿

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3年01月21日